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生活

穿越不相爱 第二百三十章 摄政王

发布时间:2019-09-25 12:24:14

穿越不相爱 第二百三十章 摄政王

“你说这怎么是好。”

“是啊皇上究竟是得了什么病。”

“就是就是。”

“吴大人这事你说.....”

“王爷驾到。”

“众位大人聚集在这是做什么,本王记得早上已经是收到了各位大人的奏折了。”凤夕宏一改往日的白衣。

一身赤金色的锦袍,面色红润,没了往日的清瘦,倒是眉宇间多了一份硬气。

“王爷,臣等之所以来此,是担心皇上。”其中一个较为温和的大人说道。

“本王知道众位的担心只不过各位大人不是大夫见了父皇又能如何。”

“如果几位实在担心可以询问太医院的刘太医,父皇的病现在都是他负责。”凤夕宏说道。

“王爷,皇上龙体关系到江山社稷,这与臣等是不是大夫有何关系。”

“难不成王爷就是大夫了?”其中一人不服道。

凤夕宏一双眼睛锐利的刺向了他,“曹大人,本王记得几日前有人弹劾了曹大人纵容家奴伤人。”

“这件事本王已经批注好了,正准备拿给父皇,只不过父皇自从身体虚弱了之后,多数时间都在休息。”

“你....”曹大人没想到凤夕宏会那这事说瞧,可又是事实只好掩住了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吴越。

“王爷的意思是无论怎样都不允许我们见皇上了?”吴越开口道。

“吴大人。”凤夕宏话风一转,“吴大人本王可没说过这样的话。”

“本王是为了父皇的龙体着想。”

“王爷。”刘畅这时从寝殿里走了出来。

众人纷纷的盯着他,“刘太医你来的正好,皇上的龙体如何了?”

“各位大人的话下官在里面也听见了,皇上现在的身体属于睡眠状态。”

“睡眠?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什么意思刘太医?”几个人着急的问道。

“也就是说,皇上大部分时间处于休息的状态。”刘太医看了众人为难的说道。

明明几日前只是咳症暂时性的疲乏,可如今皇上像极了要季节性冬眠的动物。

而皇上这还不是季节性的,他尝试了许多种方法都无法唤醒皇上。

“你说什么?皇上醒不来?”其中一人喊道

穿越不相爱  第二百三十章 摄政王

吴越皱着眉下意识的看向了凤夕宏,“刘太医还没有查出病因吗?”

“吴大人,下官才疏学浅,不过在下已经修书一份去了黔州,请情大夫过来就诊,希望能治好皇上。”

“这可如何是好。”

“是啊。”几个人议论纷纷。

“刘太医,皇上醒了。”叶公公着急的跑了出来。

刘畅转身朝着寝宫跑去,吴越也跟了上去其他几个人也跟了进去。

“王爷。”那侍卫站在边上低语了几句。

“呵。”凤夕宏扬起嘴角“走。”

“皇上。”

“咳~你们怎么来了?”凤离天由叶公公扶着勉强的站了起来。

众人只见他眼窝深陷,原本英气的模样变的颓然虚弱了不少。

“皇上。“刘畅摸了摸凤离天的脉,“皇上可觉得有哪些不适?”

凤离天摇了摇头,“依旧如此。”

“宏儿呢?”

“父皇,儿臣在这。”凤夕宏大步流星的走了上来。

“朕这又是睡了几日?”

“父皇。”凤夕宏紧着眉头,众人也都看着。

“罢了,朕的身体朕知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能为父皇分担儿臣不觉得辛苦。”

“咳咳~”

“皇上。”叶公公担心的扶着凤离天。

“父皇。”凤夕宏直接的上前扶住了凤离天的另一侧。

“朕没事,即然你们几个人都在,朕有些话要宣布。咳咳~”

“皇上,龙体要紧。”吴越开口道。

凤离天扬了扬手,“朕的身体还未恢复之前,所有的政事交与宏儿。”

“父皇儿臣.....”

“无需多说,这几日你的表现朕很满意,不愧是朕的我儿子。”

“父皇!”凤夕宏看着男人的眼睛中倒映出自己的样子心里弥漫出一丝诡异的感觉。

“叶公公传朕旨意封二王爷为摄政王。”

“是。”

“咳咳~朕累了,你们退下吧。”

“皇上。”叶公公扶着凤离天上了龙床。

“皇上。”众人多少有些不甘心,明明来这是找事的反而二王爷成了什么摄政王。

他们可都是站在皇后吴大人这一边的,如今这.....

“几位大人可以出去了吧,如今父皇也见到了,各位大人有此等闲心本王觉得不如费些心处理好自己的事。”

凤夕宏严正的说道,说出来的话却是不容置疑。

“如此臣等就不打扰皇上休息了。”吴越低着身子先行的走了出去。

“娘娘”

“怎么说?”皇后看着阿莲,今日这出戏可是她安排的。

若是二王爷始终不让她见皇上,便制造个囚禁皇上的罪名,到时众口难辨。

“娘娘!老爷回去了,他们见到了皇上。”

“什么?二王爷没阻拦他们?”皇后奇怪道。

“不是,本来二王爷是不准备让人见皇上,只不过凑巧皇上醒了几位大人就见到了。”

“而且皇上刚还下了旨封二王爷为摄政王。”阿莲说道。

“该死的。看来本宫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他。”皇后幽冷的说道。

“参见王爷!”

“怎么样了?”凤夕宏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子。

“王爷真是狠心,也不问问人家过的好不好,讨厌。”女子一身紫衣薄纱娇媚道。

“怎么,想本王了?”凤夕宏一脸邪魅的搂住了女子的腰肢。

“王爷这么迷人,我当然想。”

“说吧。”

女子贴着身子气吐如兰的靠近了男人的耳朵。

“疼。”女子只感觉腰上一疼。

凤夕宏松开了手,手掌抚上了女子的脸,“看来他是小看本王了,想通吃,本王到要看看。”

“这些事应该有个了结了,知道怎么办了?”凤夕宏嘴角勾着丝丝的笑。

女子痴迷贪恋的窝在了男子的怀里,手掌贪婪的勾画着男人的轮廓。

“老爷,你回来了,小风,柳姑娘。”钟琴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

再看到柳莹莹的时候心中一乐,“快进来吧。”

“我要这个这个,鱼儿鱼儿”刀二郎指着小水缸。

“他是谁?”小智凑到了阿毛的身侧问道看着玩着水缸里的水的人。

阿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阿毛想起那日把黑巷里的人抬回来的时候。

看清楚没想到会是刀二郎,更惊讶的是他的脑袋因为一些原因失了忆。

智商也回到了孩童期,“你自己问他。”阿毛松了松肩。

“奇怪”小智怪异的看了看两个人。

“鱼儿鱼儿游!”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宁波治疗阴道炎方法
宁波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