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人民币金汇兑本位制是阴谋论

2018-11-01 09:33:38

人民币金汇兑本位制是阴谋论

杨国英

国际金价再度进入暴跌探底通道——自7月13日起,连续10个交易日,国际金价整体呈持续下跌之势,7月20日更是一度下探至1073美元/盎司,刷新了5年以来的新低。

无独有偶,7月17日,央行在时隔6年之后再次公布我国黄金储备。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我国持有的黄金储备增加了604吨,总量已达1658.1吨。但是,面对我国6年高达57.3%的黄金储备增幅,外媒和国际黄金经纪机构却仍表示怀疑,他们普遍认为,我国黄金储备量已经达到5000吨以上,仅不过是“将其贮藏在不同的非政府账户中”。

外媒针对我国黄金储备量“刻意隐瞒”的猜测,貌似我国正在下一盘大棋——在国际金价的持续下跌中,以相对以往较低的成本逐步增持,而在黄金储备量增持到一定数量之后,再将人民币与黄金挂钩,从而彻底打破40多年一直由美元主导的浮动汇率体系,逐步构建人民币金平价汇率体系的国际货币新秩序。

对外媒“阴谋论”式的推测,我们无从也没有必要详细核实。尽管,单纯从形而上学讲,为了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我国存在这样的动机亦无不可。以当前的国际金价计,我国黄金储备即使增持至3万吨,仅需要1万亿美元,而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黄金与美元挂钩(金汇兑本位制)时,其时美国黄金总储备量仅为2万吨左右(目前为8000吨左右)。

毫无疑问,凭借我国当前巨额的外汇储备,增持黄金储备至3万吨的实力是具备的,通过重启金汇兑本位制增强人民币的信用,以达到结构性强势助推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在理论上亦是可能的,起码在极度认同黄金价值的亚太区域,是可以增强他们对人民币结算和储备的接受度的。

但是,外媒这种大而无当的假设,在实际的推演过程中,仍存在较大的逻辑漏洞。其一,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一国经济不可能永远处于贸易顺差的地位,当贸易顺差一旦转向为贸易逆差,那么,对于主导金汇兑本位制的国家,就直接意味着其黄金储备的不断外流,而在黄金储备外流过量之后,那么主导金汇兑本位制的国家,就会面临信用丧失的危险。对此,美国曾有前车之鉴,1944年美国之所以主导推出黄金与美元挂钩的金汇兑本位制,其原因无非有二,一是美国其时已拥有全球多的黄金储备,二是美国经济其时持续呈外贸顺差。但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欧洲经济修复并大幅好转之后,美国经济逐步从贸易顺差转变为贸易逆差,而在金汇兑本位制之下,贸易逆差本身就意味着大规模的黄金外流、且在一定时期内呈持续外流之势。正因为此,在贸易逆差引发的黄金持续外流逐渐不能承受之下,美国终不得不“失信于人”,于1974年宣告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美元从此不再与黄金挂钩,一个货币无“锚”的浮动汇率时代从此到来。

美元金汇兑本位制建立和瓦解的时代背景和内在逻辑,在人民币国际化的既定战略中,应该早已全面考量过。尽管,当前我国具备超大规模增持黄金储备的实力以及金价下行较好的增持时间窗口,但是,在我国外贸顺差持续收窄、未来甚至可能会呈贸易逆差的时代背景下,人民币断无可能亦无必要,重蹈当年美元金汇兑本位制终“失信”的覆辙。

其二,构建人民币金汇兑本位制(人民币与黄金挂钩、他国货币与人民币挂钩),事实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年美国主导构建美元金汇兑本位制时,美国是二战后推崇市场经济国家中的寡头,无论是经济、军事,还是科技、文化,均是其时全球瞩目的“圣地”,而当前尽管我国已经成为经济总量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无论就人均收入还是科技创新水平而言,我国均还属于新兴经济体而非发达经济体,而且当前我国还面临着经济转型、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的问题,故而人民币还远远不具备强势推动金汇兑本位制的综合实力。

此外,在人类对宇宙探索半径和深度均大幅扩大之下,未来黄金对人类而言,是否还会是稀有金属,这一点本身也存在不确定性。

如此,在国际金价持续探底之下,央行为平衡储备资产结构,适量以较低成本增持黄金是有必要的,当前我国所公布的黄金储备量亦基本是客观的,事实绝不可能如外媒“阴谋论”式推测的那样。因为,无论是依据现代货币学演化的逻辑,还是植根于我国综合国力的现状,我国均无意也绝无可能尝试人民币金汇兑本位制。

(作者为财经评论员)

羊肉分割机
登车桥
滑升门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