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金融

变元神 第三百二十六章-变异植物

发布时间:2020-01-17 23:40:09

变元神 第三百二十六章:变异植物

狂暴的燥热之气盖过了整片山谷,李青瞬身移步,脚下的大地已被烈火溶尽,因此他必须极为的小心,元师罡气在魂力的转化后泛着一股淡淡的光晕包裹着他的身躯,

火麟兽汹涌而來,如烈火的海浪一般,腾起层层火浪直逼而來,火浪瞬间扭曲,化成一条飞龙的形态,直接暴掠而來,

李青脚步一顿,怒喝一声,独占印在他手中斗转而起,皆有火属性魂力的转化之下,那一面火墙骤然生成,犹如城墙一般巨大,强行阻挡这火焰的滔天攻势,

火龙算是被这火墙的防御所格挡在外,间隙之余,李青脚步不停,一掠而出,朱雀剑瞬间迸发一阵光芒,提剑之上,与那利爪猛地碰撞在一起,发出耀眼的火光,

血肉的身躯已经触碰到火麟兽的身体之上,那扭曲的火焰便瞬间包裹而來,灼烧着皮肤,

啊,,

痛吼一声,李青挺剑格挡,整个人向后飞跃而开,面对这样的高温的火焰,即便是体内拥有火属性元素的李青而言,也实难难以承受,

正在这时,只见那火麟兽仰天长吼一声,几乎震动着整片山谷,刹那之间,它四肢的利爪刺入大地,伴随一声剧烈的嘶吼,被溶成火海的地表顿时沸腾而起,张牙舞爪的一般冲向天空,形成一个巨大的火浪,

“炎之结界,这是火麟兽的兽决,”

身后的丛林深处,传來南宫霜一声疾呼,她支撑着一棵树桩,有些吃力的站着,她苍白的脸庞中还无半点血色,略微发zǐ的唇瓣轻轻抖动,虚弱不已,

“兽决么,,”李青瞪大了瞳孔,望着这足以遮蔽天日的火焰巨浪,当下也是有些无能为力起來,

但过往多次的战役,已经让他养成了临危不乱的个性,他低下头,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周遭,忽然双眼一声,手中结印飞速变化,陡然大喝一声:“九结印,金钟印,”

骤然之间,天空之上,坠落一个偌大的光影,化成铜钟之象,铺天盖地而來,直接套住那火麟兽,而他的身形也在下一刻急飞冲天,虽然脚踝之处被火焰的巨浪所灼烧,但身子已是安然无恙的掠过了那炎之结界的攻击范围,

轰的一声,那巨浪打在了周遭高耸的崖壁之上,震塌了数座连绵的山丘,

“火属性元气,爆,”

陡然之间,伴随李青这一声利喝,那金钟之中顿时飘忽着密密麻麻细小的火星,虽然火麟兽也为火属性,但李青这点点火星却是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因而即便相隔甚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轰的几声连贯的爆裂之响,这些细小的火星,竟是在金钟印中陆续爆裂而开,紧接着便可听到火麟兽在其中凄惨的哀嚎之声,

“呵呵,”冷冷一笑,李青心知此招得手,急忙握紧朱雀剑,冲天而将,剑尖朝下,如陨石一般直冲而來,

锵,

一声清脆的响声自金钟印内发出,朱雀剑直接穿透那火麟兽坚毅的表皮,刺入了它巨大的脑袋之中,

吼,

滚烫的血液甚至超过了火焰的温度直接顺着李青刺入的方位直接喷射出來,一个躲避不及,李青的手臂已是被这血液烧出大片的红斑,刺骨之痛顿时弥漫全身,

但即便肉身正承受着火焰的灼烧,但李青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沒有停止,紧紧的咬着牙,强忍住疼痛,手中再一发力,这一次,朱雀剑尽是直接贯穿了整个脑袋,

吼~

同样的震耳的吼声震动着大地,但这一次,那吼声之中明显有了虚弱和无力,最后,伴随李青火属性元气的灌入,朱雀剑瞬间变得赤红无比,仿似刚从炼炉里出來一般,而它所震慑出來的火焰也是将火麟兽体内的五脏六腑全然溶尽,

这一刻,火麟兽不再有任何的叫声,直接倒了下去,身子略微抽搐了几下之后,也不再动弹,

长长的吐出一气,李青心头也算松懈了下來,见着火麟兽周身的火焰已经消散,他拔出朱雀剑,一个翻身,平稳的落地,

而正在这时只见那朱雀剑又是嗡鸣作响,连连颤动,

“嗯,,”眉头一皱,李青也是觉得有些讶异,只见手中的朱雀剑就这么脱手而出,再次刺入了那火麟兽的脑袋之中,而这一次,那个方位恰好是晶核的所在地,

“嗯,”李青一惊,瞬移而來,但见那朱雀剑竟是能自如活动,捣鼓一番那大脑袋之中,也是分毫不差的将那赤红色的晶核掏了出來,李青一喜,正要伸手去讨时,乃见朱雀剑忽然光芒一动,直射人眼,李赶忙抬袖挡光、

半刻之后,光芒散去,李青放下手來,那黑光耀眼的剑身之上,尽是嵌入了一枚赤色的晶核,犹如宝石一般,闪烁着样耀眼的光芒,

“咦,,”瞪大了眼,李青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显然这朱雀剑是将这晶核自己食了去,

带着疑惑,李青握上了朱雀剑柄,也就在这一刹那间,一股前所未有的灼热冲击感顿时弥漫了全身,让得他嗷嗷大叫了一声,也是急忙弃剑撤开,

“这....”一头的雾水,李青再次看向手掌心的时候,那里也是有着被一股火焰的灼烧留下痕迹,

抹去了手心中的焦斑,李青疑惑的望着那正在兀自旋转的朱雀剑,只见它旋转的速度越來越快,而每一次的旋转都能带起一道赤红色的光晕闪烁,像是绸带一般绕着剑身盘转,

半刻之后,光芒散去,剑身停止转动,带着一声锋利的响动,直刺入地面,

李青楞眼望着,然后挠了挠头,挪步上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方向除了剑身之上多了一枚火麟兽的晶核之外也是别无二样,心下便也不再多想,伸手握住了剑柄,

这一次,也沒有之前那种灼热之感袭來,以前都如往常一般,于是他摸了摸鼻子,将剑架回了身后,便快速跑到了南宫霜的面前,见她面色憔悴,身躯摇摇晃晃,便也将她虚弱的娇身搂在了怀里,

虽然李青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也是出于好心,但这突如其來的举动也是让她俏脸微红,低头不语,

感受着女子的心跳声,李青的脸颊也是红了起來,他即可将她背在了身后,便朝着原路返回,

经过这一场大战,天色也是在不知不觉中黯淡了下來,远方的天空还有着未散的乌云,显然过不久又将有一场大雨的來袭,

见这形式,李青脚步也是开始加快了起來,

一路笔直前行,穿过了几个杂乱的丛林之后,李青忽然顿下了脚步,目光闪过一抹怪异,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怎么了,”感觉到李青呼吸紧促,背上的南宫霜本能的以为是自己的体重让李青感到乏力,因此她说起话來也是有些羞涩的味道,

“我记得刚才,好像也是这个地方,”李青沉声说着,目光朝着一颗略微粗大的榕树看去,念头一转,一股火属性打了过去,直接在树干上印出了一片痕迹,

“沒事了,我们走,”说着,李青颠了颠背上的南宫霜,便继续踏步前行,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李青再次停下了脚步,瞳孔急速收缩起來,之间左侧方位的那棵大树依然挺立在那里,上面还留着之前做过的火焰记号,

“奇怪了...”李青皱紧了眉头,将南宫霜放了下來,兀自走到了那大树之前,手掌在火焰灼烧过的痕迹上轻轻抚过,眉头又紧锁了几分:“这林子有些古怪,”

一听这话,南宫霜有些不明所以,但她很快也是在周遭一打量,脑海中片段式的画面告诉她,这里确实是刚才经过的地方,

“我们...又回到原地了吗,”她迟疑的说着,目光之中也是有些警惕的神色,

“嗯,”正色的点了点头,李青指着那棵大树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很确信,这棵树就是我留下记号的那一棵,”

“等等,”李青忽然一怔,视线直接穿过了漆黑的从來,望向了后排的一棵小树上,乃见那棵树躲在黑暗里,其下的根部却是在不易察觉间轻轻挪动,

“嗯,这树会动,”李青惊呼了一声,目光向后一撇,示意南宫霜停在原地别动,旋即便如灵猫一般,掠进了草丛之中,

几个轻巧的翻腾,李青的身形犹如闪电一般,在即刻树枝上來回飞跃,每当双脚着路在树枝之上时,他都会停下半刻,细细的观察周围的变化,而在这他接连几次的观察下來,也是发现,这后方的树林,尽是会独立移动,

这震撼的消息让得他一时间沒有晃过神來,而正在这时,原地之处忽然传來南宫霜一声尖叫,他神经紧绷,快速的穿梭了回去,乃见一个偌大无比的巨口,正朝着南宫霜靠近,

与其说那是巨口,倒不如说,那是一朵长着巨大嘴巴的植物,粗壮的根脉深入地底,绿色的茎络之上,垂着一个巨大的花蕊,花蕊之中皆是锋利的獠牙,

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治白癜风大同哪家医院好
南充治疗妇科方法
榆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