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抗战老兵谈手撕鬼子抗战老兵谈手撕鬼子bs

2018-08-07 14:34:36

记得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部老电影叫《红日》,电影里的张灵甫是一个自负狂妄的反动军官形象,相信这也是大多数人对张灵甫的一贯印象。如今看来,这一形象显然太过片面,不但与张灵甫高大俊朗的外形相差甚远,而且也掩盖了张灵甫在抗日战争中的辉煌战功。评价张灵甫,就不应该抹杀他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在惨烈的八年抗战中,他几乎亲历与日军所有重大战役,数次受伤,几度立功,被盟军观察团称为中国最能打的将领。

如同张灵甫的抗日功绩少人提及,张灵甫在抗战胜利后率领的整编74师的抗日历史,也被人忘记了(某位解放军作家在翻阅孟良崮战役资料时,曾见到一篇遍布省略号的陈毅讲话,这是陈毅对74师被俘军官的讲话,省略的内容都是陈毅所说的74师是抗日先锋、抗日模范的字句。当时怕影响不好,所以用省略号代替了)。74师前身为74军,在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军咬牙切齿地称为支那第一恐怖军。张灵甫在74军从团长做起,随着抗日作战的开展与74军一同成长。之所以张灵甫和74军后来能成为蒋介石的嫡系宠儿,这全是他们在抗日战场上真刀真枪拼出来的。

杀妻囚犯走上抗日战场

张灵甫小时候学习好,特别是书法非常好。上中学时,他的字还受到过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连声称赞。20岁时张灵甫考上了北京大学历史系,但是仅上了一年大学,就因学费出了问题而选择辍学参军。当年曾经夸赞过张灵甫的于右任成了引荐人,靠着一张于右任写的便条,张灵甫在1926年秋成为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毕业后,文武全才的张灵甫从基层做起,年年被提升,30出头就已是一名团长。

就在此时,张灵甫的军事生涯戛然而止,他惹上了官司,罪名是故意杀人,被害人不是别人,正是张灵甫当时的妻子吴海兰。至于杀妻的原因,坊间流传着很多版本,有说因张灵甫怀疑吴海兰有外遇愤而杀妻,有说是因为吴海兰盗取了张灵甫的重要文件而招致杀身之祸。不管哪种是真,张灵甫坐牢已成必然。

然而,张灵甫的牢狱生活过了不到一年,就因1937年的七.七事变而出现转机。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下令所有服刑官兵除政治犯外一律调服军役,戴罪立功,并保留原军衔。出狱后的张灵甫编入新成立的74军,担任305团团长开赴上海,参加淞沪保卫战。出发前,张灵甫给兄长写了一封绝笔家信。信中说:此次对日之战,为国家民族争生存,兵凶战危,生死难卜。家人当认我已死,绝勿似我尚生。从上战场的那一刻起就将自己的一切置之度外了。

这个平日在家人印象中沉默寡言、气定神闲的张灵甫,一上战场就成了连命都不要的拼命三郎。在嘉定作战的时候,面对日寇的疯狂冲锋,张灵甫光着膀子从战壕里一跃而起,抱着机枪就冲向敌阵,率领自己的部下连续打退敌人七次冲锋,一时间,张灵甫这个曾经的杀妻囚犯名声鹊起。

被田汉写进抗日剧本

真正让张灵甫名扬四海的是1938年10月的德安大捷。这场大捷是国民党继台儿庄胜利后的又一次大胜,而张灵甫在这场战役中立下了头功。当时,日军106师团占领了军事高地张古山,要歼灭日军,就必须先拿下张古山。在讨论作战方案的时候,众将都认为张古山山势陡峭,工事坚固,易守难攻,拿下绝非易事,只有张灵甫提出了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办法,解决了张古山战斗。张灵甫的办法是一面以大军在正面佯攻,一面派突击队突袭人迹罕至的张古山背面,以奇兵制胜。

当然,这个突击队长的任务自然就落到张灵甫头上,他带着一批精兵强将穿过艰险的深山峡谷,攀上了张古山。

日军根本没料到,中国军队会在这黑灯瞎火的晚上爬上鸟兽绝迹的张古山,所以,当张灵甫的突击队逼近的时候,许多人还在睡梦之中说着梦话。匆忙迎战的日军,与张灵甫鏖战五日五夜,最终难逃被歼灭的命运,而张灵甫身中7块弹片不下火线,最终顺利拿下张古山。

张灵甫这一战之后可出了大名,成了全国皆知的抗日英雄,这还要感谢着名剧作家田汉的艺术再现。在德安大捷后不久,田汉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的委派,来采访张灵甫,光采访报道还不够,田汉还以张古山之战为蓝本,编写了话剧《德安大捷》,由田汉的演剧队排演并向长沙市民和74军的官兵作了公演。在戏剧家的生花妙笔下,张灵甫以真名真姓在剧中出现,成了剧中歌颂的抗日英雄,从此名震天下。

74军将士奋勇抗倭的事迹深深感染了田汉,这位《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者,除编写话剧外,还主动挥笔作词,和作曲家任光一道为74军创作了一首慷慨激昂的军歌: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跟着先烈的血迹,瞄准敌人的心胸,我们愈战愈能,愈杀愈能。抗战必定胜利!

不肯违反规定的瘸腿将军

张灵甫作战勇猛在74军是公认的,由于经常上一线指挥,负伤的次数也就相当的多。据张灵甫的遗孀王玉龄回忆,曾经就有过13块弹片一下炸到他身上。还有一次更加危险,伤在了额头,命虽保住了,右上额却留下一道难看的疤。都知道张灵甫外貌俊朗,平时对自己的军容仪表十分在意,额头的伤疤让他觉得破了相,为了遮挡这道疤,张灵甫的右额头从此多了一缕头发。

就是这个连额头的疤都要遮掩的爱美将军,却对在抗日战场上变成了瘸腿而毫不在意。在74军,张灵甫有个绰号叫张瘸子,这是他的部下们私下里对他的称呼,当然这里面蕴含的是对老上司的亲昵而不是嘲笑。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条右腿是张灵甫亲临火线作战时被日本鬼子的机枪打断的。

张古山胜利后,张灵甫升职成了旅长,之后不久率部参加了南昌会战。1939年3月底,日军占领南昌,张灵甫奉命率领自己的部队赶到南昌西边的高安作战,主动向日军发起进攻。在先锋部队冲击受阻的情况下,在后方指挥的张灵甫再一次扮演了突击队长,他把钢盔往头上一扣,带着一个营的兵力增援前军。看到旅长带头增援,前军将士气大振,打退了日军。

就在大家庆祝胜利的时候,战场上却出现戏剧性的一幕:张灵甫倒在地上,身上还压着几个部下。大家仔细一看才发现,张灵甫在冲杀的时候,右腿膝盖被鬼子的机枪扫中。几个卫兵慌忙把张灵甫架到略安全的地带,查看伤势。可张灵甫对自己的腿伤不以为意,拼命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卫兵,找个卫生兵简单地包扎止血,还想要拖着伤腿继续指挥。没办法,部下只好强行把张灵甫从火线抢下,送到后方医院治疗。直到这时,张灵甫才意识到自己的腿上有多严重。

日军的子弹正好打中了张灵甫的右膝,造成膝盖严重骨折,战场上包扎得太匆忙也没注意消毒,结果伤口感染高烧不退,医生怕危及到张灵甫的生命决定截肢。这下张灵甫可急了,没了腿以后还怎么领兵打仗。不管医生怎么跟他解释,张灵甫都听不进去,他甚至从腰间抽出手枪,拍在医生的桌子上说:踞腿还不如先一枪打死我!据王玉龄回忆,后来张灵甫曾告诉她,当时就连睡觉的时候,张灵甫都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就是怕医生趁他睡着的时候做手脚。

就这么拖拖拉拉的,张灵甫的腿伤治了半年都没啥起色。想去香港治疗吧,又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最后,还是蒋介石特批了养伤费才得以赴港,在玛丽医院接受英国专家的诊治。张灵甫的右腿手术相当成功,医生向他保证,只要静心接受治疗,完全能够痊愈。可张灵甫却在修养的关键当口决定提前出院回到战场。起先,玛丽医院的医生还以为张灵甫提早回去,是因为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还好心劝他说多休息半个月就能痊愈,费用有困难医院可以减免。其实,张灵甫是在报上看到战时军人不宜出国养病的新规定,所以才不顾医生的劝阻执意出院回国。他对医生说:军人死且不惧,何爱一肢。军令不可违。张灵甫的军人本色在这里显露无遗。

因为失去了这半个多月的修养,拆掉石膏之后,张灵甫右腿膝盖关节变得僵直再也不能弯曲。

王玉龄回忆说张灵甫坐着的时候,他只能一条腿弯一条腿直。走路时,张灵甫也只能直着右腿走路实心棒
,成了瘸腿将军。

八年抗战期间,蒋介石凡遇苦仗恶仗决定生死之仗,眼中没有别人,只派张灵甫上阵。连年的战斗,张灵甫落下了一身的伤疤,留下了一条瘸腿,但也凭着赫赫战功得到了一筐勋章。抗战后,74军接受整编,缩编为后来着名的整编第74师,师长一职自然给了张灵甫。可惜的是,在我们的抗日功绩薄上,张灵甫和他的整编74师被人们彻底忘记了,只记住了他们是阻碍解放的罪人。好在后来情况有了变化,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张灵甫的长子张居礼终于光荣地替父亲领到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颁发的一枚抗日纪念章,张灵甫将军的抗日功绩得以正名。

90岁抗战老兵:手撕鬼子?我们当年都是拿命拼的

7月7日讯(海峡导报 钱玲玲/文 常海军/图)花白的头发,爬满皱纹的脸。

90岁高龄的陈文展敬了一个军礼,标准,帅气。在他年少的时候,这个简单的动作每天不知道重复多少次。

77年前,还是个孩童的陈文展参加了抗日战争。如今,已届耄耋之年的他是厦门为数不多还健在的抗战老兵。

在枋湖社区的家中,陈文展接受了导报的专访。那部壮丽的抗战史诗,从他的青春划过,留下深深的烙印。

13岁当上娃娃兵,被叫小地瓜

陈文展是地道的厦门人,生长在枋湖村。1938年5月10日,日军从五通登陆,侵占厦门。那一年,老陈还是小陈,刚刚13岁。我已经在家里躲了2天,经常看到日本飞机飞过来轰炸。那天,我还记得是农历四月十一,母亲给了我2块大洋,让我坐船去同安潘涂躲一躲。

坐船逃到潘涂,陈文展身上已经没有钱了,靠着当地好心老百姓接济的稀饭度日。2天以后,福建保安第8团经过,一个穿着军装的人给陈文展盛了碗饭,还问他:要不要来当兵?一个月有2块大洋。

一听说当兵有钱领,还有饭吃,陈文展赶紧答应了。他至今还记着,领他上了这条道的那个穿着军装的人是个文书,龙岩人,姓陈。

就这样,陈文展当上了娃娃兵。他在部队里是最小的,发下来的军装,他穿起来都长出一大截。因为只会讲闽南话,战士们都叫他小地瓜。

第一次上战场,遇到鬼子放毒气

被带到南昌训练了5个月,陈文展就上了战场。

第一战,在观音桥打响。观音桥位于九江和瑞昌之间,是当时九江通往河南的必经之地。

为了守住这座桥,陈文展所在的部队在观音桥前方挖了战壕沟。我们白天、晚上都埋伏在沟里,打鬼子。一个月后玻璃棉卷毡
,鬼子开了6辆坦克,要攻下这座桥。我们打翻了2辆坦克,其余的跑了,大获全胜!陈文展自豪地说。

但很快,战败的鬼子便进行了反扑。有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我们阵地上方飞来一架日本飞机。我们一看,才一架飞机,都没在意。等到太阳出来,阳光一照,感觉有气体开始挥发,战士们都忍不住开始打哈欠、流鼻涕、流眼泪,喉咙里就像撒了整包辣椒粉,无法呼吸,难受极了。每隔几分钟,就有战士死去,一个多小时就死了40多个战士。

大家这才意识到,原来,刚才鬼子的飞机是来撒毒气!由于没有准备,陈文展所在的部队都没有防毒面具。危急关头,我们赶紧打给军部,换来有防毒面具的部队。

那一次,陈文展所在的25军40师120团3营7连1排1班,恰好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又处于上风口,才幸运地躲过了毒气,捡回了一条命。

那是陈文展第一次上战场。那一年,他14岁。

加入敢死队,炸死4鬼子活捉两军官

16岁,陈文展打到了江西进贤县。

那时,日军在阵地上布置了一座碉堡,有一挺白朗宁双管重机枪不停扫射,造成很大的伤亡。

陈文展主动要求参加敢死队,去炸碉堡。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借助恶劣天气的掩护,6名敢死队员躲过了鬼子的探照灯,钻过铁丝,朝着碉堡爬去。我们背了两大袋石灰,每袋各塞了2个手榴弹,这样炸的时候威力更大。

爬了半个多小时,敢死队员摸到了日军碉堡前宠物套装
。班长从绑腿里拔出刀,把站岗的1个鬼子刺死了。我和另一个战士,从碉堡的两边分别把2包手榴弹丢进去,当场就炸死4个鬼子!

冲进碉堡一看,鬼子的两个军官还活着,敢死队直接活捉了回来。陈文展扫了一圈:这挺机枪不错!瘦小的他扛起又重又大的机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胸前勒出了深深的伤痕,终于扛回了阵地。

昨天下午,厦门市档案局举办《见证:1938厦门日寇入侵厦门前后报刊史料汇编》新书发布会。

该书由厦门地方文史工作者、市档案馆特约馆员李向群主编,汇集了1938年5月前后,从日军觊觎厦门、骚扰厦金海域开始,到厦门沦陷近9个月的报刊杂志史料。

在这本书中,除了有当时的国内报道评论,更有大量日伪报道评论。例如,台湾日据时期重要报纸《台湾日日新报》,就以日本人的角度刊载了大量日本侵华史实。

在厦门沦陷之前,该报就在1938年4月9日发表报道:日本飞机24日大举空袭了福州、漳州、厦门等地。在四五个小时的短时间内向三个地方总共投下了100多枚炸弹,摧毁间建筑,炸死60多人,炸伤100多人,效果巨大。

5月12日,厦门沦陷后的2天,该报又刊发了社评《占领厦门是必须的》,罪行昭然若揭。5月20日,该报再度刊发报道《我军精准轰炸,厦门大学遍地残骸》。

日本人不承认侵华战争,可是他们自己发行的报纸杂志,已经把这些罪行都揭露出来了。李向群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