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故事

炼金之刃 章 惹上麻烦的小学徒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7:31

炼金之刃 章 惹上麻烦的小学徒

“梅林?艾弗里!”

雷鸣般的怒吼声从身后传来,穿透上课前的喧闹,准确地投进五级学徒梅林?艾弗里的耳膜,让他微微一怔,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夹杂着激动和紧张的笑容。

当然,这丝笑容在艾弗里转过身来之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喔,布里克技术长。”艾弗里从椅子上跳起来,动作一丝不苟的立正,手指紧贴在深蓝色工装裤的裤线旁边。“学徒梅林?艾弗里向您问好,随时愿意为您效劳。”

布里克技术长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过来,他是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一头硬如板刷的姜黄色头发,挽起的工装袖子下面露出肌肉发达的手腕,看上去简直像是一头发怒的公熊。

“为我效劳?这可承担不起!”布里克技术长的喉咙里面像是孕育着一场风暴,吓得学徒们纷纷后退,甚至有人慌乱之中撞翻了桌椅。“艾弗里,或者说,尊敬的机巧学者先生,请跟我来吧,罗文副院长在他的办公室等着召见你呐。”

艾弗里险些忍不住眉飞色舞的表情,急忙略微低头掩饰,然后利落的行了一个学徒礼。“非常感谢您,布里克技术长,这是我近这段时间听到的消息了。”

“……也许没有那么好。”布里克技术长停顿了一下,语气硬如碎石的回答说,然后用粗眉毛下面的那双凶狠眼睛扫视四周。“还聚集在这里做什么?没有听到预备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来了吗?记住,你们是布鲁弗莱学院的正式学徒,可不是一群唧唧喳喳的肥麻雀!”

看着学徒们活像是被投掷石块惊飞的麻雀一样散开,各自回到座位上,乱哄哄的喧闹声随之消失,布里克技术长的脸色似乎略微缓和了一些。“跟上我,艾弗里,不要让副院长阁下等待太久。”

说完这番话,布里克技术长转身离开,沉重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回廊里激起阵阵回音。

梅林?艾弗里一面欣喜于自己的好运气,一面快步跟上布里克技术长,但是看着这位性格火爆耿直的技术长宽阔魁梧的背影,他没来由的又有些懊恼。想起布里克技术长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和忠告,年轻的学徒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追上两步,想要把私自上报研究论文的事情加以解释。

让艾弗里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张开嘴巴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被布里克技术长刻意压低的声音打断了。

“还跟着我做什么?艾弗里,找个机会,离开。”

“什么?”艾弗里不禁瞪大了眼睛,“布里克技术长,我好像没有听清您的话……您刚才是说,要我……离开?”

“你没听错。”布里克技术长宛如岩石雕刻般毫无表情的回答说,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投向年轻的学徒。“离开这里,离开布鲁弗莱学院,立刻。”

“为什么?”艾弗里忍不住叫了起来,脚步随之停下,“布里克技术长,您这是要赶我走?开除我?开除年级排名第二的学徒?您没有这个权力!”

“我确实没有。”布里克技术长脚步一顿,曾经不知吓哭过多少新进学徒的严厉目光转了过来――显然现在继续掩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哪怕愚蠢天真如你,艾弗里,我也没有权力把你开除,只能在你一头扎进致命陷阱之前给予你一个忠告。”

“什么陷阱?”艾弗里的脸色非常难看,表情半是气愤,半是不以为然,“布里克技术长,没有听从您的吩咐,我很抱歉,但是我不认为这就是您赶走我的正当理由,史蒂文导师和怀特裁判官都不会同意您的做法,罗文副院长更不会……”

“他们当然不会同意!”布里克技术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原来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小艾弗里,是不是直到现在,你还不理解我为什么不允许你提交自己的研究成果?我不是一位有天赋的炼金术师,但是我有经验――几十年维修炼金物品的经验,我能看出那是非常有价值的成果,开创性,启发性乃至实用性,全都具备。”他哼了一声,加重语气补充说,“价值是……足以让提交者的炼金术师资格提升一级。”

“所以我――梅林?艾弗里――会因此成为学院有史以来个在五年期获得正式炼金术师资格的学徒?”艾弗里用骄傲的语气询问说。

“不,你只会成为在试验成果时因为粗心大意而送掉性命的众多学徒之一,布鲁弗莱学院每年都会有好几个反面例子。”布里克技术长嘲讽的歪了歪嘴巴,“当然,一位睿智的导师发现了你那个远远不够完善的想法,随后深入研究,将其作为自己提升炼金术师资格的重要成果提交。”

年轻的学徒愣了一下,随后猛地吸了口冷气。“这,这不可能,您在恐吓我?”

“我只是不想你糊里糊涂的送了命,至于你是否相信,就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布里克技术长摇了摇头,然后朝着走廊尽头的楼梯指了指,“罗文副院长的办公室就在上面,你以‘一位机巧学者’的名义匿名提交的魔像活化研究成果论文现在就摆在他的桌面上,现在做出选择吧。走上去,获得荣誉或者送掉性命;还是离开,失去前途或者保留自由。”

看着布里克技术长倚靠在走廊的墙边,从工装上衣的口袋里取出打火石,面无表情的点燃了烟斗

炼金之刃  章 惹上麻烦的小学徒

,艾弗里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慢慢平缓下来,然后检查了一下身上深蓝色学徒工装的折缝线,把每一条皱褶都抚平,这才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他的步子迈的不急不缓,看上去已经完全把布里克技术长的忠告置于脑后,然而实际上艾弗里多只有十分之一的注意力放在脚步上,其余的注意力都在观察――多的是布里克技术长的一举一动。

木刻烟斗里面填装的金黄色烟丝缓慢燃烧,腾起的袅袅青烟围绕在布里克技术长的面孔周围,微妙的缓和了这张岩石般冷峻脸庞的棱角感。直到梅林?艾弗里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布里克技术长都没有朝那里投去哪怕随意一瞥,似乎只是在一心一意的品味上等烟草的美妙滋味。不过他的耳朵一直在微微抖动着,倾听着空气之中每一丝细微的声音。

当一阵极其微弱的摩擦声从楼梯拐角处――那里有一扇通往楼外的窗户――传来的时候,这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露出了极为少见的微笑,然后用手指直接碾灭了烟斗里面的火星。

“真是一个不好唬弄的小鬼呢……梅林?艾弗里,很期待你重返学院的那一天哦。”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效果怎么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收费怎么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