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故事

又见去年飘雪时

发布时间:2019-07-13 09:13:05

清晨,在窗口望得见的世界,已经斑驳地改变了模样。昨夜,一场不大不小的降雪,把今冬的世界裸露,这冬,就如此地姗姗而来,定格了风的相送,让这份牵挂了却了等待,残秋,已远去,突兀的,空旷的意境,梳理了岁月的线条,把入目的思绪弥补,秋走了,冬来了!

谈雪,又会伤雪。总有一种感慨。在不远处的几棵老树的矗立中,凌乱而瑟瑟的枝条上,还有几片未凋零的枯叶,向这个世界要讲诉着什么,而早起的鸟在窝巢的留守,仿佛,这个世界又缺少了什么?没有声音的荒芜,在这一刻变得让人揣测,让人向往。那已经飞落的脉动融入了大地的悲歌,将何时以怎样的颤抖,再次轮回于峥嵘的梦里,说这一季的故事!

信步的流浪,总是难免一时的风花雪月,轻轻地沉醉,让这份执念变得单一而无色,渗透出不及又无奈,想起,却又放下。在停滞的回望中,汤姆河岸边的白桦林里,飘荡着我未归的点点回忆,那里,此时的雪又是什么模样?

笑容中,是否还珍藏着我漂泊的时光?远远地驻足,把安德利夫克小镇拉成幻影,静静的街道,闪烁了车流的灯光,飘入那雪的丰盈,留下了我孤独的思念。在语言的陌生中对白,一切,都显得无章而又惆怅。刈除后的草场,旁白而陪衬的一行脚印,是拉丝小调,又仿佛未封冻的小河,依然唱着普希金的诗文,小磨坊里的歌声!

从幽远拉回了目光,在身边的路人中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麻雀的飞舞,在阳光的折影里,给它们的世界以怎样的情调,时而低翔又再次冲入高空,鸣叫着,落在公路两边的树林里,是寻觅还是迷失,它们没有提及,我们又如何知晓。牧羊的老人,站在雪野中,那种无言的岁月,割去他几许的生命印记,在沧桑的容颜上,又刻画了多少心声,远了年轮,走了山水,一程程,一天天,谁懂这命运的永恒!

雪,是繁华中的挣扎,是喧嚣里的净化,把这个北方的季节,用独特的服装饰载了无法替代的岁月。北方是骄傲的,北方人是豪放的,但骄傲中不失矜持,但豪放中不丢温柔。迎接每一季的轮回,是期待,是顾盼,又留有一种默然,给你惊喜,给你欣慰!

车速的漩涡里,舞弄着雪的姿态,一路翻滚,一路美景,停落在路的两侧,留待一冬的堆积,将春天融化,给漫长支撑了步伐,在人们心间走过!

阳光与冬天终究会相遇,一路北风,一路寒冷,冬,这个字眼就会不经意地出现在人们的嘴边,行影匆匆,依旧故人,取一场水的融冰,在天地中放逐心语,舍一段雪的交替,在房间里流逝红尘。那流年,那渐行渐远的青春,雪花,又若何因何故形同寂寞,把记忆拈花如雨,触痛今尘的风景天涯,给了树下的静坐,打开繁华初见,又太深,又太重!躲不过的,总说是注定。

殷殷小城,遍布了白色,又何时添了一地的花事,不问落英纷飞何处又哪年,只是当时未能捻指再折柳,笑过华年易逝,哭过仓促几许。走入雪后的阳光格外耀眼,又多了一份莫名的殇,谁能懂明天的云雾里,将绚烂怎样的物是人非,怅恻芳踪的无悔,牵挂多少,执念何许,一样罢了!

等,也是痛,走,又是伤,几经漂泊,几度坎坷,为了这冬的一梦,还是醉一场吧!似乎这雪花也温柔。素淡逶迤,斑斑点点,空旷里的画卷,总有人提笔落香,给一份念,留一款装,沾染行人的微寒凄冷,拾捡放飞的季节,让时光的幽束照亮,照亮未知的明天!

如果,我的眼里,是一再的色彩旖旎,就请这冬的落款盖印我心的纸笺,把名字刻画,收入季节的相册,伴着凛冽,伴着寒风,一起来这北方的冬,再看去年的飘雪时!

作者:红尘有泪 微信:13590566995

微信公众号:红尘有泪0206(Sandy160315)

不言弃,因为活着;不言苦,因为幸福;生命匆匆,谁能读懂谁的心灵!

哈尔滨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抽搐手术治疗效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