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女人根

2018-09-15 12:09:13

香儿外面忙完了活,进到屋里。香儿看见堂前有几个生人围着张桌子坐,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话。村里的媒婆也来了。两片薄嘴唇翻进翻出就有瓜子壳象雪花飞落到她脚下,那几个人见香儿进来就扭过头眼光在香儿身的上上下下搜索。香儿的脸就红起来,香儿的脖子也红起来啦。香儿想退出去,这时候香儿的奶奶抓住香儿的手拉她到房间里。奶奶说:“香儿,有人来说亲啦。”香儿不响。奶奶说:“香儿,那人可是个乡干部呢。”香儿咬了嘴唇,还是不说一句话。奶奶叹了一口气,长长的。奶奶说:“命哩命哩,奶奶知道你跟丑丑相好,可是算命先生说你们不能配,命里相克。”香儿哇啦一声哭起来。

香儿和奶奶围着火炉坐,火炉里的干柴辟里啪啦响,升起的火苗映着香儿的脸,楚楚动人。奶奶呆呆地看香儿,把只枯干的手抚摸香儿的脸。“香儿。”奶奶叫了一声,欲言又止。香儿看出奶奶有话要说,香儿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她说奶奶有话你就说吧,奶奶摇摇头,奶奶的嘴里咕噜噜在响,香儿终于听出奶奶在唱,奶奶几乎天天都要给香儿唱她儿时的歌谣,可是今天却哑了,呆呆地看着香儿。香儿被看得不好意思,香儿想奶奶今天怎么啦。奶奶朝香儿苦笑了一下,对香儿说:“睡吧睡吧。”自个起了身,白墙上黑黑笨笨的长影子一晃一晃。

那个晚上,香儿朦胧中见一黑影掀掉被子狠狠地朝她身上压去,一双手乱抓乱摸。香儿大叫:“奶奶奶奶奶奶。”脚头却不见奶奶的踪影。

香儿倚在门边痴痴呆呆。

她的头发刺丛一样乱乱的,脸苍白苍白没有一点血色。香儿的眼睛黯黯然,没有往日的光彩,眼圈四周一片浮肿。经过一夜,香儿仿佛瘦了很多。

“香儿香儿。”

奶奶在里屋喊着香儿,奶奶的声音款款的颤颤的。香儿不应,香儿的眼光定定地看外面的雨。香儿的脑里全是纷乱芜杂的雨。外面嗒嗒嗒落好大的雨,雨水快要滴穿香儿的心了。

“香儿香儿。”

奶奶叹了一口气,长长的。奶奶说:“香儿,别在心里记恨奶奶哩,奶奶也是为了你好,这都是命中注定的,随了命吧……”

香儿的手指抠进门框,指缝里盈出了血,香儿的泪水如雨在脸上肆流。

香儿的屋里头一次这么热闹。大人们粗着喉咙招呼这招呼那,小孩子拖着长鼻涕屋里屋外大人堆里窜。村里的狗儿都集中在这里,桌底下抢肉骨头吃。染红的花生壳啊糖纸啊丢了一地。

香儿要出嫁了。奶奶没香儿作伴了。夏日里不会有香儿拿把蒲扇替奶奶赶蚊子,冬日里不会有香儿软软的暖暖的脚丫子焐脚。

奶奶不再唱儿时的歌了,一个人清荡荡在园子里坐着,日子总是很艰难从奶奶的皱纹里退去。

油菜花开的时候,香儿忽然回到奶奶身边。

奶奶又惊又喜。奶奶说:“香儿你把奶奶的眼睛盼瞎了。奶奶昨夜里做梦,梦你上山采猪草,掉到一个黑咕隆咚的洞里,你怎么也爬不上来,你就喊我奶奶奶奶……”

这时候,在汪家镇的一个酒店里,干部满嘴喷酒气,拍着桌子狗样叫:“香儿,他妈的臭婊子,跟她干了快一年了,肚子里还是瘪瘪的。他妈的臭婊子,她逃了,我巴不得呢。”

奶奶说:“香儿,那边人对你好不?”

香儿听奶奶这样问,就把头埋到奶奶的怀里,叫一声奶奶,眼泪刷刷流下来。奶奶拉起香儿的手,香儿原先嫩嫩的手变粗糙了,手上竟有竹鞭抽打的伤痕。

奶奶拉着香儿的手抖个不停。

夜里,香儿睡在奶奶的身边。香儿睡不着,奶奶睡不着。奶奶叹了一口气。长长的。奶奶说香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呐。香儿翻了个身。奶奶说:“老早老早时候,外村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嫁到我们村里。这个女子上了结婚轿子还不知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她又哭又闹,喊哑了喉咙,可是有什么用呢,那个男人牛大的力气压在她身上,不顺心时还抡起巴掌就打,这个女子受不了苦,偷偷跑回家与旧情人相会。有一日事情露了,被一顿毒打……”

香儿脸上挂着泪。

奶奶脸上挂着泪。

奶奶望香儿一眼。奶奶说:“香儿,认了命吧,这都是命中安排的,啥福气就嫁啥男人,命有什么办法呢?忍一忍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五天后香儿回了婆家。

香儿在自家床头吊了个从灯笼上剪下的一块丝绸。这是奶奶教的,据说这样就能怀上孩子。过了几个月,香儿的肚子果然微微凸起。香儿见酸就吃。干部脸上有了笑容,常常从镇上给香儿买些奶粉猪蹄之类。

只有香儿心里清楚肚里的种是谁的。

香儿要回家的前一个晚上,她常常要从心里涌起阵阵莫名的冲动。终于香儿敲开了光棍汉丑丑的门。她象只猫儿钻进丑丑的被窝。那晚上丑丑的破木床吱咯啦吱咯啦快活地叫。香儿想起小时候丑丑牵着她的手去看大人们踩水车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

日子一天天过去,香儿隆起的大肚子消失了,香儿抱起一个胖小子。

再过一些日子,香儿奶奶去世了。

“香儿,要好好跟那个男人过日子。”奶奶说。那声音断断续续从遥远遥远的地方传来。苍老,艰辛。香儿望见窗外的田野,一垄垄的油菜花疯长着。

村里的几个老人议论起香儿奶奶的身世,香儿听了就呆住了。

原来奶奶那晚给香儿讲的故事就是奶奶自己的身世。

香儿不再去找丑丑。

丑丑有一日找到香儿的门上,被香儿一把泪水赶走了。那个时候香儿的丈夫出差去了县城。

后来丑丑跟一个寡妇结了婚。

香儿就全心全意跟丈夫过日子了。

香儿有一回做梦,梦见儿子长高长大了,香儿忙着为儿子相亲,张罗婚事,香儿还特地赶到镇上请来个算命先生呢……

自动售餐机
上海木制包装箱
山南印象三居室户型图-淮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