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教育

嫌夫养成贤 第144章 聪明多了

发布时间:2019-12-05 04:58:40

嫌夫养成贤 第144章 聪明多了

这些女眷从海盗船上下来还惊魂未定,特别是徐二姑娘,小脸都哭花了。何娇扶着她下来后,她还极不好意思地用帕子捂着小脸。

这个小姑娘是何娇的小闺蜜,对谢娴儿很是友好。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女眷,虽然都极给马家面子地对谢娴儿还算和气,但除了几家亲戚和何娇,就只有安郡王府的女眷和这位徐姑娘是真心对她存着善意。其余人的眼里无不透着疏离,生怕谢娴儿贴上去掉了她们的身价。

谢娴儿走上前来扶着徐二姑娘的另一只胳膊说,“到我院子里去重新梳洗一番,好吗?”

这话正中徐二姑娘下怀,点头道,“好,谢谢娴姐姐。”她比何娇还小一个月,就跟着何娇一起叫谢娴儿娴姐姐。

荣四姑娘看见她们往外走,追上来问道,“你们去哪里?”

她是和佑长公主的老来女,有些任性,又有些目下无尘,同样跟何娇玩得好。何娇便说了缘故,她听了又说,“我也要去梳洗梳洗。”

既然是何娇的朋友,谢娴儿当然欢迎了,便冲她点头微笑

。小姑娘十分傲娇地脖子一仰,去了何娇一边。

谢娴儿当初就是在她家的桃园里把马四郎压倒的,那个戏剧的场面她可是亲眼目睹的。再加上和佑长公主十分生气自己费劲举办的桃花宴被谢娴儿搅和了,足足戳了谢娴儿一个月的脊梁骨,小姑娘自然跟着她娘一起不高兴谢娴儿了。

见自己的闺蜜十分不给谢娴儿面子,何娇抱歉地看了谢娴儿两眼。谢娴儿笑笑表示无事,自己实际年龄比小姑娘大了一倍都不止,不至于跟她一般见识。

几人走了一刻钟的路便到了剑阁。堂屋的摆设让这两个小姑娘吓了一跳,除了正前方的八仙桌上摆了茶具,无论条案、高几还是墙上,摆的挂的统统是兵器,地上还摆了一对架在红木架上的大铜锤,连屏风都是耍大刀的关二爷。

徐二姑娘道。“娴姐姐,你家好奇怪哦。别人家摆的都是器皿摆件,挂的都是字画挂饰,你家却全是兵器。”

“是啊。这里不像家,倒像是将军的阵帐。”荣四姑娘也这么说。

谢娴儿笑起来,“我家二爷喜兵器,我看这样也不错,就这么摆了。”

她们进了东侧屋。一下感觉到从冰冷的世界来到温柔之乡。北面靠墙是楠木描金八仙八宝纹立柜,南面临窗大炕上铺的是猩红色毡毛垫子,靠背上绣的是她们叫不出来却又极好看的纹样,引枕直接就是一个嫩黄色的翘屁股肥鸭子,还张着杏黄色的长嘴巴。梨花木描金小几上摆着水晶碟,碟中放着几个苹果,屋里若有若无地浮着一股幽香。

其它的跟她们家里都差不多,唯有靠背上的花纹和肥鸭子引枕让徐二姑娘和荣四姑娘喜爱异常。

“娴姐姐,这个枕头好可爱。你教教我怎么做好么?”徐二姑娘拉着谢娴儿的袖子撒上了娇。

“还有我,我也要学。”荣四姑娘说道。

谢娴儿笑道。“跟我学针线可是要耽误你们了,这些东西都是我画出样子,丫头们做的。若你们喜欢,我还有几个没用过的引枕,你们拿去看着做就是了。”

几个小姑娘高兴得直点头。

进了卧房,丫头们端来装了水的银盆给徐二姑娘净面,其他几人也都重新净了面。谢娴儿又按照自己的喜好帮徐二姑娘画了个妆容,镜中的徐二姑娘更是清纯亮丽了几分。原来的浓妆把小姑娘的清纯都遮盖了。

“徐二姑娘喜欢这个妆容吗?”谢娴儿问道。

徐二姑娘先还愣了一下,双手抚脸说道,“我好喜欢。”

另外两个小姑娘都一致要求谢娴儿再帮她们化一个这样的妆。

等到四人手拉手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现在,连荣四姑娘都叫谢娴儿娴姐姐了。而谢娴儿叫徐二姑娘为阿瑾,叫荣四姑娘为阿楠。

几人在去游乐园的路上,被当值的丫头们拦去了丝鹭院。因为男客们已经去游乐园玩了。

三个小姑娘一听,失望得不得了。阿楠跺着脚说,“人家还有好几样没玩呐。”

谢娴儿安慰道,“赶明儿你们想玩了,想哪天来都成。”

安郡王、谢侯爷、何尚书这些上了岁数的高官们还有些自持身份不好意思玩这些东西,在马家男人的劝说下顶多玩了一两样就坐在旁边喝茶。饶有兴致地看着年青后生和孩子们玩的高兴。

而岁数的鲁老国公却是玩疯了,只要能玩的都玩了个遍。他喜欢的还是旋转木马,被人扶着骑在马上,咧着无牙的嘴笑得极其开怀。

他跟同样骑在马上的马老国公说道,“大侄子,我已经有二十年没骑马了,今天终于又骑上了。以后,我无事就来你家马场骑骑马。”

马老国公虽然傻了,但还是非常好客的。非常给面子地说道,“看你的样子就老奸巨滑,我军营里正好缺个幕僚,你就来给我当幕僚吧。”

“放屁,”鲁老国公火了,大骂道,“想当初你光屁股的时候,还是老子把你放在马背上带你去骑马,现如今还敢让让老子当你的幕僚,做你娘的春秋大梦。”

马老国公也不高兴了,回骂道,“不听我的命令就回家去,别骑我家的马。”

马二老爷赶紧来把马老国公哄去钻“山洞”,才阻止了这场吩争。

坐完海盗船的大皇子朱得峙拿帕子擦了擦额上的汗,找了个座坐下。对旁边的朱得宜耳语道,“看看马老二,自从娶了那个丫头,倒是聪明多了。”

朱得宜抬头望去,只见马二郎跟马四郎一起正在跟人说着话。虽然比不上温和从容、气质如兰的马四郎,但衣着得当高大俊郎的马二郎较之以前真是强了不只一点半点。

朱得宜笑道,“马二又不是真傻,知道自己的短处了,自然能够克服。”

朱得峙又低声说,“你信这些东西完全是马二弄出来的?”未完待续。

...

横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安丘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保定牛皮癣
广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芜湖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