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游戏

工行连出大事总行老总离职别以为银行理财一定靠谱

发布时间:2020-11-20 16:56:29
工行连出大事总行老总离职!别以为银行理财一定靠谱 ,工行长沙市韶山支行被堵住大门陷入瘫痪!银行内部员工帮理财公司代销产品,以6%至7.8%的年收益率向数百名投资者出售了数亿元的理财产品,工商银行沦为“”!  2015年5月14日,东营市工商银行10多名储户上千万血本无归,集体到银行“讨说法”,在东营市工商银行不同网点的理财经理推荐购买的理财产品,10%的年化收益,了双眼!  2015年8月29日,一位的投资者反映工商银行春城大街支行客户经理在工行办公室向其推荐大额度理财产品,年化11%,产品有土地做抵押,还有公司,随即他便买了110万,据悉另一位者买了1270万,还有一位老太太买了60万!最后全部出事!  2015年11月14日,16位来自萧山、杭州、宁波等地的存款人在工商银行临夏东乡支行的2.88亿存款,存款到期超过一个多月,竟无法从银行取出。  2015年11月30日,工商银行再次被,由某支行下设的20余个网点的客户经理推荐购基金理财产品,年利高达18%,最终110多人,涉及金额超过4亿!  2016年,3月21日,市民在工商银行买信托上当,一年期满后一家公司被查封,另一家公司直言没钱兑付,200万下落不明!工商银行答复称:系个人行为,相关人员已被。  2016年3月27日,工行再次出事,中信信托为工商银行深圳分行“定制”的一款投资理财类产品逾期19个月仍无法兑付!工行一分行前分理处主任已经“跑”,产品的机构也人去楼空,中信信托与工商银行彼此推卸责任!  今天3月29日,工行内外的迷案也浮出水面!历来警方行动显示,银行内部员工多与外部违法公司内外,最终坑损储户利益,银行的风险管控形容虚设!  一边是案件频发,一边是内部高管走人。昨夜,20年的大将军,中国工商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正进行离任审计,即将离任工行!他曾大部分银行,思维还停留在网点时代!  工商银行进军互联网金融的最重要的部门:电子银行部!电子银行部最重要的大将总经理侯本旗!他为工行转型“互联网+”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离职对工行是的!  据了解,侯本旗从工行离职后将筹备中关村民营银行,是主要为中小企业提供全面、快捷、低成本金融服务,以及基于创新信用机制和大数据运用的互联网银行!  外部竞争压力大、内部管控无力、员工太多、网点成本太高、体制化僵硬、盈利模式已死!中国银行业正经历一场历史性的离职潮,这是20年以来首次出现的主动离职潮!  兴业银行副行长离职去了腾讯;中国银行副行长离职去了乐视;华夏银行副行长离职去了苏宁;渤海银行行长离职去了万达;杭州银行行长、建设银行网络金融部老总离职去了阿里;工商银行电子银行部老总离职自己搞银行!  大多数人在买银行理财产品时,会认为:只要是银行出售的产品,就是银行自己生产的,风险不会太大、甚至是绝对保险。  银行也是公司,和京东、苏宁一样,除了自营的产品,也帮别人卖产品,比如,基金、保险、信托、黄金白银等等。  这些产品跟银行自营理财性质完全不同,有的风险还相当高,很多人尤其是老年人,都吃过货不对版的暗亏。  代销的产品,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合同上盖的公章,不是银行的,而是第三方机构,比如信托、保险、基金公司等等。  这方面,银监会也有察觉,前几天刚刚,2016年底之前,所有银行在推销理财产品时,都要同步录音,当作日后。  如果写着资金被投向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市场债券,资金拆借、信托计划、票据等等,就结构性的。  如果写着投向黄金、股票、外汇、基金、商品、信贷、指数等等的,就是结构性的。  买结构性银行理财,收益波动性较大,而且不确定,到期有可能仅仅拿回本金,甚至亏损.  对于很多人来说,选择了银行理财,肯定是不想冒风险吧,那么还是选非结构的好。  商业银行本身在说明书和合同里,会用一些简单的符号来划分风险。由于缺乏统一标准,各个银行用的符号不同。  比如,R1级至R5级;阿拉伯数字1级至5级;汉字一级至五级;PR1级至PR5级;一颗星至五颗星;字母A至E等。  谨慎型产品、稳健型产品、平衡型产品、进取型产品、激进型产品  对于追求稳健的用户来说,我大家买R1、R2级别的就可以了。R4、R5就显得风险有些高了。  1要注意查证购买产品是否银行正规产品。凡是银行自主发行的理财产品,均具有唯一的产品编码,可依据该编码在“中国理财网”查询到产品信息;银行代销产品则可通过银行网点公示的代销产品清单查询。而且,银行理财产品和代销产品在相关销售文本中应有银行印章。  2要关注购买产品的资金是否汇入银行账户。客户在银行购买理财产品均须通过柜面或自助渠道进行认申购操作,但凡被要求向个人或第三方公司账户转账或汇款的,就要提高,并注意查看业务办理回执中的汇款账户明细。  3要对高额回报有的判断。已风险的“飞单”产品,承诺收益率高达9%-15%,基本上是银行正规发行、代销的理财产品收益的2-3倍。  4要仔细阅读理财产品说明书。明确了解产品是否保本、募集资金具体投向、收益、期限等。  5一旦发现异常情况,应及时向银行和监管部门投诉和举报,情形严重应立即报案,并尽量采集留存。  银行业正经历一场历史性的高管离职潮,这是也中国银行业20年以来首次出现的主动离职潮。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11月末,今年至少已有50位银行高管离职。其中,4月和10月堪称“离职月”,4月有10位高管离职,10月份5位高管离职。  业内人士分析,除了因传统金融机构系统内调动外,经营今非昔比,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崛起,降薪令,金融反腐等因素,均不同程度地加剧了这一流动速度。  正在日益崛起的新兴金融业态自然成为了离职高管的热门去处:一类是实力雄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如蚂蚁金服、陆金所;二类是知名企业涉足金融板块的新公司,如乐视金融、万达金融;三类是民营银行、地方交易所等新兴机构。  以陆金所为例,今年1月,平安银行副行长陈伟宣布出任陆金所常务副总经理。此后,浦发银行总行上海审批中心副总经理杨峻出任陆金所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也加盟陆金所出任副总经理。  而2015年的一个新趋势则是那些宣布“跨界”涉足金融业务的知名企业,财力、品牌皆雄厚的他们挖角了不少银行大佬。  例如,今年年初,万达集团成立了万达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成立,其高管团队就包括原建设银行投资理财总监兼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王贵亚、前渤海银行行长赵世刚等人。  8月份,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宣布出任任苏宁副总裁、苏宁金融常务副总裁。随后不久,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后担任研究工作的王永利也被乐视挖走,出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CEO。  互联网金融挖角银行高管,“高薪”是其“必杀技”,甚至有千万年薪的传言,不过并未被当事人。  跳往互联网金融的银行高管此前的薪酬也并不低,例如,陈伟在平安银行2014年税前薪酬为377.25万元,黄金老在华夏银行2014年税前薪酬为212。由于银行薪酬结构的特殊性,真实薪酬或更高。  “实际上吸引这些银行高管到互联网金融平台,相比高薪,‘创业’的吸引力更大。”一位互联网金融平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比起银行工作的“按部就班”,这些银行高管也有意愿走出体制内挑战更市场化的领域,并在这个领域有所成就。  与以往银行高管换届离职潮有所不同的是,这轮高管离职更多的是主动选择,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市场化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背景下,银行“躺着赚钱”的黄金时代依然渐行渐远。  2004年国有银行业股改,让银行业迎来了发展的“黄金十年”,规模的快速扩张,行业净利润普遍增速30%、40%,即便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2010年、2011年,银行净利润增速仍保持在20%以上。  然而,从2012年开始,银行业利润增速放缓、不良反弹的趋势逐渐。进入2014年以后,银行净利润增速下降到个位数,2015年四大行利润增长更是了“零时代”。以16家上市银行的今年三季度业绩来看,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五大行中,工农中建净利润增速已经“零时代”,中行甚至在第三季度净利润环比出现了下降的情况。而股份制银行方面,除平安银行保持13%的增长外,其他股份行增速均下降至个位数,在2%~8%之间。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中国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实现净利润12925亿元,同比增长2.21%,商业银行总资产在今年9月份还首次出现环比下降。银行向规模拿效益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  净利润下降的同时,经济下行也加大了不良贷款的风险。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银行现在不敢太大规模的放贷,主要考虑风险因素,而贷款规模上不去,盈利压力也随之增加。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186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944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59%,较上季末上升0.09个百分点,银行不良率已经连续27个月上升。  在银行经营压力渐大的同时,央企的高管限薪令压顶也成为了推动高管出走的另一原因。  据了解,银行坏账正在转为考核向员工挤压,员工绩效工资普降,部分银行基本工资也已“停涨”;如果碰上一笔大坏账,责任人的绩效工资甚至被扣成负数。  “以前在外企,老板给交五险一金,拿到手的净工资花得爽歪歪,所有的假日都能休,还有N多天的年假!现在在银行工作,年假没了,社保和医保还要自己交。”  “现在在银行工作每周只能休息一天,信用卡、保险、个人银行任务重,“一犯错就扣钱,每月拿到手的钱都屈指可数了。”  “最近贷款难放,完不成任务就要扣钱,我已经几个月只拿七八百块钱了。”某大型商业银行对公业务经理诉苦。  不少银行员工称,各网点都有硬性指标,存款、中间业务收入、信用卡、网银等业务必须达到的量才有工资发。  从今年初开始,股份制银行薪酬下降的消息不断出现,尽管没有一家股份制银行出来正面回应,不过薪水下降已经在基层有所印证。薪酬下降与正在风险上升的责任越来越不匹配的情况下,银行高管离职另谋出也是情理之中。  曾任平安银行总行零售总监,深圳发展银行零售银行负责人等职的柳博是国内知名个人信贷专家。就在一年多前,他正式告别从业二十年的银行业,投身到互联网金融的创业大潮中。  短短一年多时间,柳博所创办的“数据化信贷工厂”——大数金融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刚刚完成的B轮融资近5亿元由PAG领投,第一轮投资方红杉资本跟投,大数金融的最新估值已达20亿元。  与过去银行高管普遍在传统金融体系内流转不同,近两年,在中国银行业转型和互联网金融崛起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与柳博一样的“老银行”们开始走到体系之外。  这批人深度参与了中国银行业起步、发展的黄金时代,了中国商业银行股改、上市、壮大的全过程。他们的转型不仅是个人的职业选择,更代表了“传统金融互联网化”这个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  除了柳博之外,包括前中信银行副行长、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曹彤,前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前杭州银行行长俞胜法,前渤海银行行长赵世刚等一批银行高管都在近一年多里告别了银行业,转投互联网金融领域,开始“创业”。  进入2015年以来,越来越多银行高管选择走到体制之外,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在银行业转型、新金融崛起的背后,更大的时代背景在于中国经济的转型。  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在最近的一次中提到,这个时代的中国经济是一个消费驱动和技术驱动的新经济,新经济需要新金融,就是以新技术来做的大众金融、普惠金融和消费者金融。  “新的经济、新的金融也会产生新的生态。在新金融时代,我们把它叫新金融2.0的时代,我们认为互联网和金融将会深度融合,这是一个跨界融合和共赢的生态。”陈龙表示。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央行研究局出版的《新金融时代》一书的序言中也提到了同样的趋势预判。  他认为,互联网金融在我国的兴起,最初的动力主要来自互联网公司开展金融业务,产生了所谓的鲶鱼效应。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互联网公司和金融机构对互联网金融的理解逐步深入,传统业务和新兴业务的融合明显加快。  “金融机构可以加大运用互联网模式和平台进行金融业务创新的力度,互联网公司也可以尝试通过设立、并购重组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实体金融机构,加快进入金融领域的步伐。”潘功胜称。  作为中国银行业最为资深的一批从业人员,这些职业银行家们熟知中国金融体系的优势和短板,也了解机会所在。而多年积累的专业素养、资源人脉、眼界格局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创业”的资本。  2014年10月,还处于筹建期的大数金融便获得了红杉资本1亿元的投资,这也是红杉资本迄今为止在国内互联网金融领域最大的一笔轮投资。稳固的高管团队、成熟的业务模式成为了吸引风投的关键。  一位转型互联网金融的银行大佬告诉记者,在体制内工作了二十几年,最难转变的是思维方式。从严格遵循流程、规矩和等级的银行业到强调、平等、个性的互联网行业,真正能够快速适应的人并不多。  该人士告诉记者,重新选择新的职业轨道,主要还是希望可以打出一片新天地,做一些更创新、更有意义的事。大家都期待离开体制内会有一个更宽松、更的,但事实上同样会有各种制约与挑战。陕西白斑疯医院
陕西白斑疯医院
青海白斑疯医院
青海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