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历史

四年萧瑟度过花开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38:37

3月的雨水,融入大片的水域,渗到每个沙粒下。6月的花香,充斥于天地之间,钻入每个缝隙中。9月的阳光,撒进人们的心里,射进每个角落里。12月的雪点,铺满了整个世界,凉透每个人的身。  一年四季,时光转瞬,爱上一个人也可以在这段时间忘记了,如此的荒凉寂寞,空虚在空气中蔓延,连漂浮在空气中的杂质都透漏着萧瑟……  2004年12月,雪下了一整夜  2004年,简简单单地爱上了亮。不是为了他的样貌,也不是为了他的家世,更不是为了小说中的那些一见钟情或者英雄救美之类的无聊理由。就是单纯的恋上了这么个人,连拉拉手,也会脸红半天,总是惦念着他是否在思念着自己,哪怕自己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也总是认为是他在悄悄的想念自己。甚至偷偷地拿出小巧精致的日记本,悄悄的记录每个想他的时刻。也许这也就是那个时候的恋爱吧?单纯的小可爱。  亮喜欢在晚自习后,送我回家,一路上和我嘻嘻哈哈地聊一些那时候的甜蜜与情话,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帮我推着车,另一只手轻轻的牵着我。而我喜欢看他说情话时脸上的红晕,喜欢听他话里面的幸福,喜欢看他笨拙的扶车,喜欢任由他牵着我给我温暖。在那样的时候这些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但我那一夜,雪落了一整夜,我却无心入眠,因为……  “小新啊!下课等等我哦!”亮的字体总是歪歪斜斜的,每个字都像喝醉酒的大叔,已经习惯了东倒西歪的排成一列。我冲着他的位置,向正在射来询问眼神的亮调皮作了个鬼脸,他会心的一笑,继续低头做题。  下课后,亮走了过来,帮我一起收拾书包,然后轻轻拍打我的脑袋:“小新,没有了我你都不会收拾书包,所以你要乖乖的呆在我身边。”我斜了一眼他,这算什么意思啊?为了收拾个破书包,我就要甘愿在他身边一直被他欺负么?太小看我了吧?“亮,其实你帮我收拾,只会越帮越忙。”我忍不住还是揭发了他的不合格,“这本书不是我的,麻烦不要塞给我啦!省得同桌说我偷书。”“好啦!反正都是书嘛!都一样啦!走啦走啦!”亮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疾步走到教室外等我。  “小新,我......”快到家的时候,亮突然吞吞吐吐。  “怎么了?你忘记拿什么了么?”  “不是,我,我想亲亲你!”他扭捏着,好不容易才说出这句话,却已经脸红得像个灯笼。  “亲脸么?”我把左脸凑到他的嘴边。  “不是啦!是嘴!”  “啊?”我和他大眼瞪小眼。  眼睛在眨呀眨。谁都没有说话,只有眨眼时的黑暗。  “好不好?”亮试探的问了一句。  “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亲过啊!”要亲吻啊?这,这,我不会啊!  “没关系,我也不会。”亮很大方的坦白,“好么?”  我点头,脸很烫,不知道该如何,只好把脸埋在围巾上。  心跳,加速。呼吸,错乱。脸,火辣辣的感觉。  下巴被他捏在手里,脸被一点一点抬起,我看到他的脸在我眼前不断的放大再放大,我不敢呼吸了,迅速的闭上眼睛,紧张的静静等待吻的到来。  嘴唇,柔软的感觉开始蔓延我的全身,就好像碰到了软软的棉花糖。舌尖,湿润的触动,让我想起了吃的东西。  “亮,我饿了。”我迅速推开了正在深吻我的亮。  “啊?”惊愕中……  回到家,看着窗外他离去的背影,细细的回忆亲吻的那一幕,轻轻的舔动嘴唇,那里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心里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滋味。躺到床上,闭上眼,却突然出现了他的脸,甜蜜的感觉开始蔓延我的全身,从心脏向外慢慢的延伸,一直延伸到四肢的……  妈妈叫我吃饭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下雪了,2004年的场雪,在我和亮次亲吻的这天夜里,来到了这个世上。原来一场雪,可以这样轻易的降落。原来一场爱情,可以这样轻易的甜蜜。原来我的生活,可以这样轻易的得到幸福。原来,恋爱如此的好……  2005年3月,雨下得那么大,你走得那么远  爱情,就好像一朵玫瑰,可以从花苞一夜变成怒放,也可以从怒放一夜变成枯萎。比如我和亮……  在那个白雪盛放的夜晚,在那个亮亲吻我的瞬间,我以为我和他可以一直走到永远,走到我们头发发白、手脚不便的年纪仍然在一起。但是就如3月突袭而来的寒流一样,我们的爱情也突然的枯萎了。速度是那样的迅速,或许已经不能用迅速来表示了,因为已经莫名其妙得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所以我不知道这样的变化究竟是怎么样的原因才可以制造。  “亮,你确定要分手么?”我不死心的问他,不管他一旁的朋友如何看待了。  “嗯,我也不知道。”亮躲避我的眼神。  “亮,你说你爱我的,就如此爱么?”心碎,声音清脆。  “我知道你为了我放弃了很多,但是我现在不能爱你了。”不能爱我了?怎么样才可以不能爱我?  “从今以后,各走各路......”我欲转身,却被亮紧紧拉住胳膊,“请你放开,是你说不能再爱了。”他握紧的手微微的松了松。我满眼含泪的看着他,努力控制自己的眼泪不往下落,他拉住我的手伸向我的眼睛,试图帮我擦拭我眼中的泪水,可是手却突然僵在半空中。我不禁好笑,如今连我的眼泪也舍不得让他自己的手触碰么?  我背对着他,举起右手,冲他摇了摇手:“亮,我们不再相见,相见也行同陌路。”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是否和我一样心痛。  潇洒的耸耸肩,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不知道路的方向,只是盲目的沿着公路直直地向前走。眼泪顺着脸颊砸了下来,3月的小细雨也开始飘零,整个城市都弥漫着眼泪的味道。不是说雨是老天的眼泪么?那么老天,你哭什么呢?是不是你心爱的人也不要你了?  雨越来越大,渐渐迷糊了我的双眼,已然分不清楚到底到底脸上的是泪水抑或是雨水了。整个城市的陆地被雨覆盖,而我的整个心被泪水淹没。隐隐作痛的伤口在咸咸的泪水浸泡下,或许已经开始发白了吧?那么接下去呢?会不会腐烂呢?  2005年6月,花开到荼糜,我在哪里?  在6月中,连风都是香气弥漫的,花开荼糜,我在哪里?我已经忘记,我在哪里。  没有亮的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自己的生活与心情。突然的发现,原来罗密欧与茱丽叶只是存在于童话的世界里面,就连梁山伯与祝英台也不过是一种神话传奇,现实里面只会有没有巫婆帮忙的灰姑娘,只会有被坏心后母毒死的白雪公主。那么我算什么呢?算怎么样的一种结局呢?似乎都不是。  花开,好香。沉浸如此,心情好似被一片一片撕碎的花瓣随风飞舞,不知道飘零到何方?  我该在哪里?这座城市,到处都充满了你的气息,到处都留有你的体温,我该怎么躲?我该怎么逃?舍不得自己离开这座城市没有了你的消息,却又心疼我在这里面对你的所有遗留气味折磨自己的思念。我该在哪里?在哪里?  2005年9月,阳光洒满大地,照射到我心里  渐渐得忘记了那段令我伤心的记忆了,我把亮沉沉的封锁在我心里阴暗的一个小角落里,我想这个样子那段尘封的记忆就不会在某一天自动打开了吧?  秋天到了,天空蓝的晃眼,天空的蓝色躲在白云身后徘徊,犹豫不前。但是阳光却充足的不次于万物复苏的春天,我想我还是喜欢秋天的吧?因为光是单纯的看看天空就觉得好漂亮哦!心情也会变得不错!  尹楠就是我看天空赚来的男生,他说他当初很好奇,我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居然不爱其他女子所爱偏偏喜爱自己一个人仰望天空。我说我不是很好,也不算太坏,只是不太适合男孩子。尹楠却对我说:“小新,我们交往吧!”  我很乐意在一个新环境中有个人可以陪伴着我,因为那个样子我不孤独。姥姥一直说我是个孤独惯了的孩子,总是自己一个人习惯的过生活。其实她不知道,我渴望的就是有人可以陪陪我,因为这样子我才可以感觉世上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尹楠对我很好,他很照顾我,他说我是一头受伤的小猫,跑到了一个不熟悉的环境中,看着陌生的人群,不断的警惕却又不断的害怕自己一个人,所以他愿意让我改掉自己一个人的习惯。他说和亮一样的话:“小新,我会好好的保护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眼睛好酸,想要往下落泪,接着就听到尹楠跟我说:“傻小孩,你哭什么啊?”我吸吸鼻子告诉他:“因为我感动啊!”尹楠拍拍我的脑袋:“傻小孩,我说的是实话,不是骗你。”我使劲的点着头说“我知道,我知道”。他又怎么会知道我哭的原因呢?他又怎么会知道他说的这些和做的这些以前都有一个人早已做过了?  “小新啊!你外表太坚强可是内心太脆弱了,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我会把你照顾得好好的!”尹楠轻拍我的肩膀,我点着头,眼泪在眼中打转。“小新,你怎么那么容易感动啊?怎么一感动就哭啊?别哭别哭!我怕女孩子哭了!”他轻声细语的安慰我。  我的眼泪,已经半年不见,如今为何来得如此突然?这是好还是不好?我真得不知道……  2005年12月,冰天雪地我差点死掉  2005年12月,我差点死掉……  今年很大很大的雪,我和尹楠都是喜欢雪的孩子,看到雪几乎覆盖了整个学校,兴奋得不得了。我们两个踩着已经漫到膝盖的雪,相互扶持的来到人工湖旁。湖面结了好后的冰,贪玩的我,非要下去踩踩。  “小新,好危险的!你别玩了!”尹楠在岸边紧紧地拽住我的胳膊。  “没关系啊!冰很厚!”我又使劲的跺了两脚示意给尹楠看,“你看,我没事吧……”突然我的身体开始倾斜,脚下的冰块被我踹的裂开了一个大洞,我的脚已经陷了进去。岸上的尹楠一看情况不妙,但他却已经被惯性作怪的我往水里拉。他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抓住旁面的石头,就在我快要掉到水里的时候,我的身体停住了。尹楠,他正努力的抓住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往后一拉我,我便回到了岸上。  “你有没有事情啊?吓死我了!你要不要紧?”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我可以听到他害怕的心跳声。  “我没事,给我看看你的手。”我轻轻的拉起他的手,像他刚刚那样子,很容易造成脱臼的。  “没事啊!”他闪躲着。我使劲的拉了过来,手腕已经划出了一道大口子。我心疼得不禁掉了眼泪。“别哭啊!我没事,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就好了啊!”他小心地为我拭去眼角的泪水。  这一年的冬天,我差点死掉,但是我却决定好好爱眼前这个为救我命而受伤的男生。因为他真的是那么想要保护我。  2006年3月——2007年3月,忘记了发生什么  已经忘记了这段时间我们做了些什么了,也或许是现在不想回忆那么多吧?总之朦胧中知道我们这个时间是很要好的。  但是甜蜜总是短暂的吧?要不然我和他为什么会如此呢?  2007年6月,我不可以再爱你了  花香大地的6月,我决定要离开他,因为我不可以再爱他了。否则就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他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对他失去了那份爱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残留的就是那份彼此在一起的习惯了,我很清楚我的心,我要的并不是这种习惯,我要的是一份感觉,所以我不能再和他交往了。  “尹楠,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没有感觉了?”  “这算理由么?”  “算!”  “那我们分手吧!”  两个人都是潇洒的离开,他说只要我开心就好了,可是我觉得这简直是在胡说八道,没了感觉说什么都没有用,又何必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呢?  6月飘香,连发丝都带着花儿的香味。可是心里没有香味,因为花香进不来密封的空间……  2007年9月,四年萧瑟,度过花开时  我遇到了磊磊。一个和我一样想法古怪的男生。姐妹们说我认识磊磊之后终于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可是我觉得似乎我不正常了。  不管正常也好,不正常也罢,只要我能好好的过日子就很好了,心流离失所的感觉,只会让人感觉随时在空中飘荡,那种连自己都骗不了的心情恐怕是的悲哀吧?想要彻底的摆脱那种几乎暗不见天日的生活,似乎只有找个人陪我一起承受一起面对是合理的吧?但这样的人,谁都可以,你可以,他也可以,只要对我好的都可以。可是我选择了磊磊,那个看似没什么特长的小子,那个口头禅是“真的假的”男生,那个总是对我笑得花枝招展的大男孩,那个从不对我说喜欢或爱的人……  或许真的是喜欢了吧?喜欢了磊磊那种干净的感觉,喜欢了磊磊那种快乐的笑声,起码能让我过另一种曾经向往的生活。也或许现在我的生活才真正的精彩起来吧?  花开一路,绚烂缤纷。情随一生,有谁相伴?  9月,花瓣凋零,香气已经不再弥漫了。9月,让我忘记了很多事情,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事情。9月,萧瑟流光已释然。9月,已度花开时…… 共 50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皮包茎有什么症状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