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吴忠信息港 > 时尚

络名人越南行人民币小费被拒收要求换成美元

发布时间:2019-07-13 02:49:16

络名人越南行:人民币小费被拒收 要求换成美元

飞机上的越南中文报纸,当天版面上没有中国,马其顿、韩、美、IS和普京瓜分了国际版。

文/中国络名人访越团成员、共识总裁周志兴

其实,在首都机场就触到了越南。

登上越南航空的513航班时,眼看到的居然是一张中文报纸,叫做《西贡解放》,头版头条是越南党政领导晋谒胡志明主席陵的消息,原来,今天,5月19日,是胡志明的125岁诞辰。

无意中撞上这个大日子到越南,我把这看做是冥冥中胡主席发出的邀请。

当然,也是我的心的召唤。

因为我一直对越南感兴趣,觉得它就像一个谜在我们眼前呆着。

这样一个近邻,和中国的关系千丝万缕,也可以说有着千奇百怪。

它一千多年前属于中国,公元968年才正式脱离中国独立,但是,长时期内仍然是中国的藩属国。记得柳宗元的一首词,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这个百越,指的应该就是当时的桂粤闽等地,越南的北部也包括在内,所以,古时的越南,除了叫“交趾”外,也叫“百越”,更细致地说,是百越地区中的雒越。

这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国家。

十九世纪中叶以后,越南成为法国的殖民地,直到1945年的八月革命,胡志明宣布了越南的独立。成为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一员,而接下来法国殖民者卷土重来,越南被分割为南越和北越长达九年的时间,直到1945年的奠边府大捷,才把法国人赶出去;

可是,美国人又取代了法国人的位置,越南还是分为南北两部分,十几年的越战,美国人陷入了泥潭,现在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上,常常的阵亡者名单和那些美国军人互相搀扶着精疲力尽目光呆滞的塑像,也在告诉人们这场战争的惨烈。当然,这场战争,在中国,更多的被称作抗美援越,很多中国军人参与了这场战争,直到1973年美国人才签署协议退出越南,1976年越南统一;

三年以后,又一场战争打响了。战斗的双方正是不久前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因为同属一个阵营加上历史渊源,越南曾经和中国情投意合,甚至,越南的建国之父胡志明,被越南人民尊称为“胡伯伯”的伟人,曾经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而原名阮爱国的这位爱国青年,1930年是在香港九龙发起成立的越南共产党;又曾经和中国翻脸,拔刀相向。战争在中国被称作对越自卫反击战,发起的原因很多,也很复杂,这算是在“同志加兄弟”的称谓后面,又短时期的加上了“敌人”这两个字。好在这一页很快翻过去了;

而越南这样一个共产党是合法政党的国家,经过了长时期的动荡,长时期的保守以后,1986年走上了“革新开放”的道路,在经济和政治诸方面都发生了极大地变化。如果把中国和越南仍然看做兄弟的话,那么,这两兄弟似乎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也在赛跑。

变化从何而来呢?这正是我们此行要寻找的答案。

按道理,我不该在这里卖弄柳宗元,因为这个团里有一个中文方面的大学问家在,他就是孔庆东。我也不该在这里谈越南历史,这个团里也有一个历史地图的大家杨浪,甚至当年中越战争的时候,他是顶着领章帽徽随部队打到了这块土地上。所以,也许我这算是班门弄斧吧。

说到这两个人物,顺便就介绍一下环球组织的这次络名人环球行越南团。一共有十个人,在飞机场集合的时候,我开玩笑给这个团起了一个名字,叫“十全大补团”。因为这十个人的组成很有意思,除了孔庆东和杨浪,还有延参法师和他的助手恒庄法师,童话大王郑渊洁,情感作家苏岑、络名人花千芳,加上环球的两位工作人员和我,十个人似乎都不太搭调,但是又各有特点,每个人都可以用很大篇幅来介绍。我琢磨着,这十个人就像十味药,真的在酒里泡上一段时间,没准就成了补药。

上对这个团的组成颇有些微词,而环球的领队石丁组团经验丰富,而且他也是有意识地在生产这种补酒,所以他很淡定,他陆陆续续说了很多话,归纳起来是两层意思,一是,各位老师要做好挨骂的准备。二是,大家也许有些观点上的分歧,但是不要吵架。简而言之,一是不怕挨砖头,二是不要互相拍砖头。更不要把别人拍过来的砖头捡起来扔在本团成员的头上。[1][2][3]下一页韩国援建的新机场很气派,日本援建的高速公路质量也很好,感觉河内两年来变化很大。

团员们也淡定,年轻人花千芳居然说,挨骂的事情,我先来。对这个情况,我觉得没什么,我是做共识的,原本就和各种人交往,我的一个观点也说了很多遍:要有共识,先要认识。很多吵架是因为互相不认识。很多中国人是重感情的,说话办事,认识和不认识大不一样。我常常看到这样的现象,有些人不愿意听陌生人的话也不愿意看陌生人的文章,只看到一个标题就开始披挂上阵持枪攻击了。假如要是认识呢?怎么也要留点面子吧!

看起来是留了面子,实际上,是留了心。留了心的人,才能懂得对方。

在越南朝夕相处一周,这是多好的认识人的过程。不但要认识越南的朋友,也要认识本团的朋友。所以,要感谢环球的精心组织。

说个玩笑话,这个团也算是和尚团。除去环球的两位工作人员,八位团员中有两位真和尚,延参和恒庄两位法师,还有两位假和尚,孔庆东号称孔和尚,孔庆东大概觉得孤单了些,说,郑渊洁是秃头,他也算是假和尚。我说,那我算吗?孔庆东认真看了看说,你还不算。这么说起来,本团居然真真假假有了半数和尚,称作“赴越弘法团”似乎也是可以的了。

河内和北京的时差是一小时。下飞机时,河内已是黄昏时分,下午七点,而北京,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一出候机楼,热浪扑面而来。我说,越南的人民太热情了,这是要把我们热晕的节奏啊!

车上的陪同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说,这几天河内天气有点反常,以前没这么热,而且会常常下雨,不知为什么,现在不下雨了。

其实,这也不是他的。

从机场到市内高速公路大约20多公里,日本人援助建设的高速公路质量很好,大家在中巴上围着导游闲扯。

说是闲扯,其实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导游是接待单位越南人民报的小伙子叫成功,中文说的还有点吃力,但是每个问题都在努力回答。

延参法师评论说,我的问题口味有点重。但是,我认为他是因为吃惯了素才有这样的感觉。

我问,越南有没有同性恋?成功说,有,而且似乎越来越多。但是他接着补充说,也许数量并没有增加,只是现在思想开放了,可以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了。而且,大家也知道,同性恋很多是生理上的原因。我又问,越南共产党的党员允许信宗教吗?成功说,允许,但是,会有很多的严格要求,会审查他们的行为是不是符合党员条件。

延参法师的问题是围绕宗教的,他问,越南的宗教情况怎样?成功说,越南人数多的宗教就是佛教,其次还有基督教等。但是,越南政府允许十种宗教合法存在。但是他也说,和中国的情况相似,也有一些人以宗教为掩护来传播一些坏的东西,这也是政府要认真对待的。前一页[1][2][3]下一页也有人问房价。成功说,房价还是很高的,特别是城中心地段,有些达到了2万美元一平方米,普遍的房价也都高。他做这个回答的时候,中巴车正好驶进河内城里,我注意看路边的房子,似乎没有认真的规划,鳞次栉比的很有个性,听说,原来这里并不卖房,只是卖地,由地主自己盖,这就难怪了。只是现在没地可卖了,只好卖房。

我认为,成功这个小伙子水平还是挺高的。石丁问,中国的摩托车质量怎么样?成功说,好像中国出口到越南的摩托车质量有些问题。他的表述里很巧妙,意思是中国的摩托车其实质量还是不错的,只是出口的部分有些问题。

产品质量好不好,用户体验重要。摩托车这种交通工具,在越南几乎家家有,他们对质量有发言权。

晚饭后,我们到街上去转,果然是摩托车滚滚而来,晚上十点了,还有这么多的摩托车逡巡在马路上,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活力。

看着呼啸而去的摩托车,我突然想到,这似乎就是在追赶现代生活的一个画面。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河内的汽车开始越来越多了,今天的《西贡解放》告诉我们,今年前四个月,越南的贸易逆差是21亿美元,而汽车进口是35000辆,其中,从中国进口的汽车8860辆,增加了289%,其次是韩国,7740辆,再就是泰国6850辆,印度5700辆,日本2290辆,都是很大幅度的增加。不知道越南会不会有一天,街上也是汽车的河流,而且是一条极为缓慢流动的车河。

现在的河内街头可不是这样,倒是有点像20年前的广州。街道不宽,灯光暗淡,男人们光着膀子在和啤酒聊天,女人们哄着孩子,在街边看电视。店铺都很小,霓虹灯也不多。

杨浪是环球任命的这次访越团的团长,为了表示团长的善意,收买一下人心,晚上他请大家进了一家冰淇淋点,花了60万元,请了七合冰淇淋,真是挥金如土的感觉。

一元人民币兑换3500元越南盾,大家自己算算60万元和多少人民币吧!我不算了,我睡觉了。

不过还要说一句人民币,原本听说河内人民币好使,胡志明市美元好使。到酒店发现要打折扣,不能说好使,只能说能使。这里是要付小费的,一般是五元人民币或是一美元或是两万越南盾,结果,我们的一位团员给的五元人民币居然被拒收了,要求换成美元。

今晚,我要为人民币流几滴眼泪。

原标题:络名人越南行:人民币小费被拒收要求换成美元

稿源:环球

作者:

前一页[1][2][3]

北京华医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电话乘车路线
泰州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